【黨史百年·天天讀】6月19日

2021-06-19作者:共産黨員網

 重要論述

  1945年6月19日

  毛澤東主持中共七屆一中全會第一次會議。他在會上指出:參加蔣介石召開的國民大會是危險的,故我們拒絕參加。我們決定不參加,把一個問題擺在美、蔣面前,也使中間派有文章做。這次國民大會開不開得成,蔣介石下決心的時候是在十一月。不開的好處是大家不合法;開的好處是蔣介石騎虎難下,成為衆矢之的。我們的解放區人民代表會議則是穩當的、有利無弊的。它可能向兩個方向發展,一個是向聯合政府發展,選舉一個解放區聯合會;另一個也是向聯合政府發展,但要經過一個曲折。成立解放區聯合會,這是一個重大的步驟,前途就是成立一個新民主主義的政府。

  1946年6月19日

  毛澤東為中共中央起草緻各解放區負責人電。電報指出:觀察近日形勢,蔣介石準備大打,恐難挽回。大打後,估計六個月内外時間如我軍大勝,必可議和,如勝負相當,亦可能議和;如蔣軍大勝,則不能議和;因此,我軍必須戰勝蔣軍進攻,争取和平前途。并強調:我大打必須在蔣大打之後,以示釁由彼啟。這封電報收入《毛澤東文集》第四卷。

  1952年6月19日

  周恩來在全國統戰部長會議上作關于中國民族資産階級問題的報告。報告指出:中國的民族資産階級既是我們的朋友,又是要被消滅的階級。一方面,損人利己、唯利是圖、投機取巧,是資産階級的本質,他們是要按照這個方向發展的,因此必須進行長期的鬥争,鬥争就是改造。所謂改造,在經濟上,就是要使他們的經濟發展受到限制,但又要使他們有利可圖,有适當的發展;在政治上,要吸收他們的代表參加政府,并使他們在政治上受到影響。另一方面,資産階級還有積極的進步的一面,要發揮資産階級的積極性,讓它發展有利于國計民生的經濟事業,使我們的經濟能更快地發展。所以我們和資産階級的聯合,不僅政治上有可能,經濟上也有需要。我們一定要非常堅決又非常穩當地掌握方針政策,既要注意防止急躁地把前途當作今天要實行的政策,超越現階段的政策的“左”傾冒險情緒;又要注意防止忘掉前途,忘掉堅定的方針,盲目地隻顧眼前的利益,同化于人家,在資産階級糖衣炮彈的進攻下,犯右傾機會主義的錯誤。這篇報告節編收入《周恩來選集》下卷。

  1990年6月19日

  江澤民在農村工作座談會上的講話中,就農村工作和農業問題的重要性問題指出:農民問題始終是我國革命和建設的根本問題。我們需要從經濟上和政治上,從眼前和長遠,從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的全局,從農村工作和農業在現代化建設中的戰略地位,從把農業搞上去這個任務的極端艱巨性、複雜性等方面,來加深認識農村工作和農業的重要性,繼續努力打開農村工作和農業的新局面。要穩定和完善以家庭承包為主的聯産承包責任制。所謂完善,核心是從當地實際情況出發,逐步健全統分結合的雙層經營體制,把集體經濟的優越性和農民家庭經營的積極性都發揮出來。這篇講話收入《十三大以來重要文獻選編》(中)。

黨史回眸

  1925年

  6月19日 在中共廣東區委的領導和全國總工會的公開指揮下,香港海員、電車、印務等工會首先宣布罷工,其他工會随即響應,并成立全港工團聯合會作為統一領導罷工的指揮機構。此前的6月2日,廣州各界群衆舉行大規模的反帝示威遊行,聲援五卅運動。為了加強對鬥争的領導,中國共産黨發動香港、沙面罷工工人選出代表,在廣州舉行罷工工人代表大會,并選舉蘇兆征、李森等13人組成省港罷工委員會。1926年10月,罷工委員會根據形勢的變化,接受共産國際遠東局關于盡快結束罷工的建議,宣布結束罷工,并取消對香港的封鎖。省港大罷工是反抗帝國主義屠殺中國人民的政治大罷工。罷工堅持16個月之久,這在中國工人運動史上是空前的,在世界工人運動史上也屬罕見。

  1945年

  6月19日 毛澤東主持召開中共七屆一中全會第一次會議。會議選舉毛澤東、朱德、劉少奇、周恩來、任弼時、陳雲等十三人為中央政治局委員;選舉毛澤東、朱德、劉少奇、周恩來、任弼時為中央書記處書記;選舉毛澤東為中央委員會主席兼中央政治局、中央書記處主席。七大産生了一個以毛澤東為首的中央委員會,成為具有很高威信的、能夠團結全黨的堅強的領導集體。

  1997年

  6月19日 由國防科技大學計算機研究所研制的“銀河—3”百億次巨型計算機系統,通過國家技術鑒定。

曆史瞬間

2021061714112129147.jpg

 從1925年6月19日起,香港和廣州租界的20萬工人舉行罷工,聲援上海人民的反帝鬥争。

23日,廣州和由香港回廣州的工人10萬餘人舉行大遊行,在沙基慘遭英、法帝國主義的鎮壓。圖為當時的遊行隊伍。

上一篇:【黨史百年·天天讀】6月18日

下一篇:返回列表

返回
分享按鈕
色偷偷影院在线视频